上海交通大学机械与动力工程学院内燃机研究所

  一方面是由于氢燃料汽车的诱人前景,在续航问题上,氢燃料的能量密度是锂电池的7倍;在充电问题上,加氢只需3-5分钟,而充电则至少需要40分钟以上;今年两会,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做《政府工作报告》时明确提出了“推动充电、加氢等设施建设”,这是氢能首次被写入政府工作报告,标志着燃料电池产业得到政府的高度重视。此外,纯电动汽车存在续航差、充电慢的短板,混合动力汽车面临全球节能减排法规的进一步加严,汽车行业也需要寻找“第三条道路”。因此,发展氢燃料汽车就被赋予了抢夺新能源技术制高点的战略意义。正是由于以上种种短板,使得氢燃料汽车发展较纯电动汽车严重滞后。在排放问题上,氢燃料汽车更是“零排放”,其排出的“尾气”实质上就是水。数据显示,截止2018年底,我国新能源汽车保有量为261万辆,其中纯电动汽车的保有量就达到211万辆,占比新能源汽车总量的81.06%。

  2017年8月21日,庞青年高调宣布公司生产出了全球首辆水氢燃料车。那天,庞青年把多家媒体请到了浙江金华总部,称只要手里有瓶水,汽车就能跑。

  不过,经过了十多年的发展,纯电动汽车逐渐脱颖而出,获得了更大的政策支持和市场空间,而氢燃料汽车却逐渐销声匿迹,被打入“冷宫”。

  公开信息显示,今年以来,二级市场上燃料电池产业链板块整体上涨趋势明显,相关概念股如雄韬股份、美锦能源、全柴动力、厚普股份、雪人股份等从年初到现在的涨幅均超过了100%,整车企业代表如中通客车、福田汽车等也分别上涨了90%和32%。

  “在国内,氢燃料汽车与纯电动汽车的起步时间都差不多,但氢燃料汽车的保有量现在一共才几千辆,而纯电动汽车已经超过200万辆了,这就很能说明问题了。”上述业内人士表示。

  上海交通大学机械与动力工程学院内燃机研究所副教授管斌表示,所谓“水氢发动机”,就是常说的“氢燃料电池”。“氢燃料电池”是以氢气作为动力的,并不是说加水就可以行驶的,其中还涉及到一系列物理化学复杂反应。

  据了解,该项目规划产能单班10万台/年,三班30万台/年新能源乘用车,预计2020年建成投产。项目建成后可实现产值300亿元,可增加1000多个就业岗位。

  目前,各地方政府也对氢燃料汽车企业也大多持积极态度。以南阳为例,2018年12月,南阳高新区与金华青年汽车签约氢能源整车项目,该项目总投资83.16亿元,其中南阳市政府平台出资就有40亿元。

  爱德集团总经理李文坚说,爱德早就注意到,这几年,由于家电产品需求过剩,所有家电同行都被迫降价,引起效益下滑,惟独海尔不但不降价,反而供不应求,多年一直处于超常规增长态势,商标价值评估达77亿多元,高居家电同行榜首。尤其是海尔洗衣机的发展更令人惊讶,推向市场不到两年,便一举夺得同类产品质量、产品占有率、消费者购物品牌等8项第一,能和中国家电的“领头羊”合作,爱德未来的发展也一定能呈现“超常规”。这就是爱德加盟海尔的初衷。

  “氢在运输的时候,需要花很大的力气将它压缩,压力大约能有100多个大气压,这对钢罐的要求就比较高,现有的技术很难做到。”一位业内人士告诉《华夏时报》记者。

  从单年的销售量来看,以2018年为例,纯电动汽车销售量为98.4万辆,燃料电池汽车销售量则为1527辆,还不到纯电动汽车的零头。

  其次,氢燃料汽车相关的基础设施建设力度不足。中国国内目前正在运营的加氢站仅有6座,分别分布在北京、上海、河南、广东等地,这样的数量显然无法达到使用要求。

 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《华夏时报》记者,氢燃料电池汽车存在几个难以解决的问题,所以销量只有纯电动汽车的零头。国内目前研发氢燃料汽车的单位也存在鱼龙混杂的现象,有些企业主要靠在资本市场上“讲故事”进行融资。

  2017年8月21日,《浙江日报》旗下“浙江新闻客户端”和《金华日报》旗下“金华新闻客户端”同时报道青年汽车在其金华总部下线全球首辆水氢燃料汽车。报道的文字描述均提到“加水就能开”,“将是新能源汽车的一次颠覆性的革命创新。”

  之所以数量少,与氢对安全性的要求较高有关,需要建在远郊区,周围一定范围内不能有居民。特斯拉CEO埃隆·马斯克甚至调侃说,氢气非常危险,它更适合做火箭燃料,而不是用在汽车上。

  城市间的交通通达程度、物流通达程度、商业资源区域中心度都诚实地告诉我们,哪些城市是枢纽城市,它们辐射了谁,又被谁辐射。

  既然氢燃料汽车有这些难以解决的问题,为什么还是有许多国家投入力量进行研发。

  “前两天上海特斯拉纯电动汽车着火的视频比较火,但纯电动汽车着火一般不会爆炸,而且着火之后也能有足够的时间让乘客安全逃离,其实比燃油车还要安全,更不要说易燃易爆的氢了。”上述业内人士表示。

  5月23日,《南阳日报》头版报道称,鎴愪负鍚冪摐缇や紬浠触娲ヤ箰閬撶殑璇濋水氢发动机在南阳正式下线,这意味着车载水可以实时制取氢气,车辆只需加水即可行驶。随后,该事件迅速引发关注,5月24日,南阳市工信局相关负责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,该报道用词不当,信息发布不准确导致误解。

  清华大学汽车工程系副主任宋健也表示,氢燃料的操作难度远大于电和天然气,无论是储运、加注还是使用过程中,很多安全问题都没有经过严密考核。加氢罐在700公斤大气压的情况下阀门很难做到密封,如果在地下车库泄露出来,气体如何疏散都是问题。

  早在上世纪60年代,氢燃料电池就已经被应用在汽车上。在中国,氢燃料电池汽车起步也不比纯电动汽车晚。2001年,国家“863”计划电动汽车重大专项启动,提出“三纵三横”总体路线,其中“三纵”指的就是混合动力汽车、纯电动汽车和燃料电池汽车。

  统计局:5月官方制造业PMI为49.4% 低于荣枯线个跌停!上市公司实控人涉嫌卖假药,男子踩雷崩溃

  “有的企业,实际营收其实非常差,但通过讲氢燃料汽车的‘故事’,就可以不断去融资,有的已经融资上百亿元了,这对他们是实实在在的好处。”该人士说。

  阙波表示,上交所将继续坚持市场化、法治化的改革方向,牢牢把握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改革的总体要求,尊重市场规律,强化市场约束,进一步从严从细做好各项准备工作。

  不过,上述业内人士告诉本报记者,目前在氢燃料汽车的众多研发单位之中,也存在鱼龙混杂的现象。

  之所以如此,是因为氢燃料汽车一直存在几个难题。例如,氢气存储比较困难,气态氢气需要高压气罐储存,液态氢气则需要保持低温,对容器要求较高。

  “有的是利益集团在背后推动,例如某些国外汽车厂商;有的是学术人员为了设立国家重大课题,来获得学术经费;还有的是一些企业在炒作氢燃料概念,再通过这些概念在资本市场上进行融资。”他说。

  一则“青年汽车集团水氢发动机在南阳下线”的新闻,让氢燃料汽车再次成为公众关注的焦点。

上一篇:这些企业具备自主裁量权
下一篇:为广大华为用户献上了一份份诚意满满的壕礼

欢迎扫描关注大发快三的微信公众平台!

欢迎扫描关注大发快三的微信公众平台!